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投稿中心

湖北省天门市人民检察院

再论讯问手段的合法性

时间:2013-04-18 来源: 访问量:

 201311起,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开始施行。本次修改,突出注重保障人权,在诉讼程序正当性方面做出了更加明晰的规定。回头检讨我们的侦查手段,审视我们的侦查谋略和技巧,是每一个侦查人员的必修课,也是尽快适应法律的修改,公正严格地执行新的法律,有效实现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的目的的必由之路。而检视我们过去的侦查手段,讯问无疑是使用最广泛的,产生问题也是最多的。因此,我们必须认真学习法律对于讯问的相关规定,再次深入研究讯问的合法性,并在合法的前提下,谋划讯问策略,选择讯问方法,实现讯问目的。本文仅就讯问手段的合法性问题进行讨论,不涉及讯问主体和程序的一般规定。

一、关于刑讯逼供 

修改后的刑诉法第五十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必须保证一切与案件有关或者了解案情的公民,有客观地充分地提供证据的条件,除特殊情况外,可以吸收他们协助调查。” 

本条援用了现行刑诉法第四十三条的规定,并增加了“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的规定。在刑诉法修正案草案第一稿,曾经删除了“威胁、引诱、欺骗”等刑讯逼供以外的违法讯问具体情形,而定案时予以了保留,目的在于更加清晰地表述供述随意性原则,但立法者关注刑讯逼供的初衷在修订过程中得到充分体现。 

由于刑讯逼供所取得的资讯或供词往往不是出于当事人意愿,其真实性必然受到质疑。修改后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四条至五十八条对非法证据规定了排除程序和要求,其中,第五十四条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收集物证、书证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对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时发现有应当排除的证据的,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为起诉意见、起诉决定和判决的依据。”第五十八条规定:“对于经过法庭审理,确认或者不能排除存在本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的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情形的,对有关证据应当予以排除。”更是明确了由控方承担不能证明证据系合法取得的不利后果。 

“两个证据规定”的出台对保障人权,防止刑讯逼供等非法取证有积极作用,其成果也吸收进了刑诉法修正案,但“两个证据规定”之后,非法证据的概念有被滥用的趋势,也给刑事诉讼活动造成了一定的困扰。 

法律意义上的刑讯逼供,不仅表述讯问人对被讯问人实施了使其在肉体或精神上遭受痛苦的行为,而且被讯问人所遭受的这种疼痛或痛苦应当达到一定的烈度,即“剧烈的”疼痛或痛苦,使其供述丧失了随意性。在这种情况下,口供才是被强迫“证实自己有罪”,是我国刑诉法所明文禁止的。 

事实上,讯问活动本身就是一场博弈。所有讯问都是因被讯问人有犯罪嫌疑而进行,任何被讯问人都清楚其有罪供述会给自己带来不利的后果(这已经足以使一个思想健全的人在精神上遭受痛苦),而不管是辩解自己无罪,或是推脱自己罪责,还是供述犯罪事实,都是被讯问人为自己争取尽可能有利于自己的处理结果的行为。作为主体的讯问人,在讯问过程中,或者要消除被讯问人的心理负担,或者要施加足够的压力,破除其侥幸心理,其目的则是了解事实真相,获取相关口供和资讯。因此,在讯问中,对被讯问人施压,是经常发生的,但并不是所有的施压行为都是刑讯逼供,更不能说,所用肉体刑罚以外的施压行为都不是刑讯逼供。 

因此,作者认为,法律意义上的刑讯逼供,关键在讯问行为使被讯问人所遭受的疼痛或痛苦达到的程度是否达到剧烈的程度,如果这种痛苦没有达到剧烈的程度或者非因讯问人员或其他侦查人员的行为造成或引发,就不能算法律意义上的刑讯逼供,因为被讯问人的意志是自由的,其供述是随意的而非被强迫被限制的,反之,如果讯问行为给被讯问人造成了剧烈的疼痛或痛苦,即使不是肉体酷刑,也是刑讯逼供。 

二、关于指供、诱供 

修改后的刑诉法第五十条保留了对“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非法取证方式的列举,说明立法者对指供、诱供的重视。因为,这些现象在侦查活动中经常出现,其危害后果,与对被讯问人施以肉体酷刑同样严重。以前,一些办案人员在讯问被讯问人时,往往只注重把对被讯问人打骂体罚等刑讯逼供行为看成是办案的高压线,而忽视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的行为的违法性和危害性,有的甚至还把这些行为看作是讯问技巧。因此,很有必要澄清讯问技巧与非法讯问的区别。作为侦查人员,在对被讯问人进行讯问时,要把握好合法的讯问技巧与指供、诱供等非法讯问之间的界限,从而能够合法、高效的查清事实、打击犯罪并树立法律的权威。因此,厘清讯问手段与非法讯问的区别在当前已成为必要: 

(一)启发式讯问与指供 

有时在讯问过程中,被讯问人在侦查人员做工作后,认识到了自己的罪行,愿意如实交代。但由于某些客观原因,对一些事实记忆不清,需要侦查人员使用启发性的语言帮助他唤醒记忆。但如果启发运用不当,也极易产生指供或诱供的嫌疑。用于唤醒被讯问人记忆的启发语言,必须是通过含蓄的语言间接影响被讯问人的记忆,在语言的启发下使其记忆重现,达到被讯问人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的目的。 

例如,某被讯问人能清楚记得某项规费的征收程序和征收方式是某领导在某次餐会上安排的,但由于领导者较多,时间久远,忘记了谁说过,办案人员向其提示领导安排后你们又去干了什么,如有的领导喜欢打麻将,有的领导喜欢去k歌等等,以帮其回忆具体安排的领导人是谁。 

而指供或者说指明问供是通过明确的语言或行为,直接控制被讯问人的认识,使其实现侦查人员推测的目的。也就是在办案过程中,侦查人员把自己没有根据或根据不足的假设和推测告知被讯问人,引导其按侦查人员的主观臆断来供述。如侦查人员在讯问时这样问 “ 那是三八节发生的事情吧”等类似的讯问语言。这种讯问方式预置答案,将答案包含在问题之中,它要求被讯问人只能回答已隐藏在问题中的答案,不能超出提问范围,限制了答问人的意志自由,属于非法讯问。 

(二)感化教育与诱供 

职务犯罪侦查工作中,多数被讯问人案发前在当地社会上有一定的政治、经济地位,即通常所说的有头有脸的人物,在被检察机关传讯初期,具有一定的心理反差,对环境、形势的不适应和自我保护的本能是正常的,恢复自尊的愿望特别强烈,在讯问初期会表现出对立抵触的情绪。此时,按照人性化办案的要求,采用温情感化的方式,文明对待被讯问对象,给予安排饮水、吃药和生活上的关心,可能更容易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比如某办案人员在讯问某职务犯罪嫌疑人陷入僵局时,从其身份证上偶然发现当天恰好是该被讯问人生日,于是自己掏钱买来蛋糕为其庆祝生日,让被讯问人感受到在讯问现场,没有恶语相加、讽刺挖苦,有的只是平等的对视、诚意的教诲和温馨的场景。使得该被讯问人感受到自己作为一个人而应得到的平等待遇,心中的坚冰开始融化,对检察机关仇视、抗拒的心理渐渐消除,开始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此种情况下,被讯问人因为人格得到尊重,出于对讯问人员的信任,触动了他们的悔罪心里,从而自觉自愿的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属于讯问技巧的一种,区别于先许以优惠条件作为让其老实交代的交换条件的诱供行为。 

在讯问时,讯问人有责任向被讯问人宣讲法律、政策,而被讯问人常常会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而关心被讯问人的生活,特别是生病时给予及时医治,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满足其在生活上的一些要求,使其认识到司法机关人道主义精神,这是感化教育的需要。但对于被讯问人提出的无理的要求,如“我交代了,你们就不处理我”、“我交代了就要给我判缓刑”等要求,则不能答应。如果随意承诺,法律不允许,又会给日后的处理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诱供利用被讯问人担心受到处罚和制裁的畏惧心理或对法律政策的无知,许诺释放、从轻、免罚等以换取其供述。在讯问过程中,遇到被讯问人顽抗到底,百般抵赖,采用各种方式均难以奏效时,有些侦查人员便利用被讯问人在身体状况、生活待遇、家庭问题、思念亲人等的困难和要求,以交代犯罪事实作为交换条件,诱使被讯问人供出案件事实。诱供是一种欺骗的方式,其后果不是造成冤假错案,就是强化被讯问人的敌对情绪。 

(三)情势诱导与陷阱圈套 

情势诱导是讯问人利用被讯问人趋利避害的心理和思维认识上主观片面性的弱点,给其输入一定的信息,其信息本身是真实的(但可以是不完整的),但是被讯问人在自己主观意识的支配下有了证据已经被掌握的错觉,从而只好坦白交代的计策。这是被讯问人自卫本能的选择,而非侦查人员的引诱。例如,被讯问人走进讯问室时,看见讯问人员桌子上放着的只有两张纸内容的卷宗,他就会感觉到司法机关还没有掌握多少犯罪情况,就会产生稳定的心理与讯问人员周旋。针对此种情况,如果讯问人员把一些资料,哪怕是与案件不相干的材料堆放在桌子上,此时的被讯问人的反应会截然相反,他会把桌子上的卷宗材料与自己的犯罪联系到一起,认为司法机关已开始大量的调查,并收集了大量的资料,对于司法机关究竟掌握了自己哪些罪行迷惑不解,心神不定,从而有利于讯问工作的开展。 

而陷阱圈套是指讯问人员利用被讯问人的某种心理弱点,向其传递某种信息,这种信息容易将被讯问人带入一种困境,从而产生错觉,感到难以抵抗,进而不得不按讯问人的意图交代问题。这种方法或技巧虽有可能突破被讯问人心理防线,推动讯问活动的进行,但因被讯问人供述时,其心理受到强大的暗示或强制,其意志是不自由的,供述无论真实与否都没有证据效力。 

由于被讯问人的特定身份,讯问往往需要对其施以足够的压力,因而有必要采取一定的讯问手段和技巧谋略,但被讯问人也是人,其人权必须得到保障。非法讯问的实质在于其侵犯人权的同时,严重强制被讯问人的意志自由,使其口供丧失了判断其真实性的程序依据,不具有合法性,丧失了证据能力。要辨别是合法的讯问手段技巧抑或刑讯逼供、非法指供、诱供等,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被讯问人是否有供或不供的意志自由,是否能自主决定供述的内容。 

作者:

上一篇新闻:亟待建立刑事被害人国家救助制度
下一篇新闻: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